- 特色音乐者 -
 
  原创文章:
声学吉他的选购
声学吉他的分类
   
   
 
高君 档案
音乐风格: 古典、弗拉门歌、
指弹(Finger-style)
使用乐器: 自制原声吉他、Larivee吉他
 
吉他爱好者对高君专访

本 刊:据悉,在已经过去的亚洲吉他艺术节上,您展示了您作为亚洲最顶级指弹吉他大师的技艺和风采,同时您的新唱片专辑《最后一部蒸汽机车》也受到了各国演奏家的关注,中央电视台还就此对您进行了采访,首先,本刊对您所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

我们都知道,您过去曾是我国古典吉他演奏家行列中的一员猛将,同时又是一位制琴师,那么,请介绍一下您是怎样开始学习吉他演奏和制作的,以及后来的演奏风格又是如何转变的呢?

高君: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支持!我是在80年代初开始学习吉他的,我所拥有的第一把吉他,是花20多块钱从兰州的一家文体用品店里买来的,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古典吉他、民谣吉他,更不用说什么指弹吉他和弗拉门戈吉他了,而且对于琴本身的了解也非常有限。记得第一次看到尼龙弦吉他时很是猜疑了一番:“为什么要用塑料做琴弦呢?难道这种是玩具吉他吗?” 。至于弹的东西,无非是当时仅有的一些影视歌曲,在弹奏旋律的同时,加上一些莫名其妙的伴奏,当然,现在说出来也可以作为一种笑谈了。后来听到别人用那种“塑料琴弦的玩具吉他”弹奏《月光》、《雨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就被这种东西吸引了,于是就这样开始了古典吉他的学习。

我制作吉他是从80年代晚些时候开始的,那时候买不到什么好吉他,于是就寻思着自己动手做一把,这大概与我自幼喜好手工制作有很大的关系吧。这一动起手来,兴趣就越来越大,也就放不下了。在演奏方面也是一样,由于一直是自学,反倒自己攒出来了不少所谓的“绝活儿”,如:“双指轮奏”、“单指滚奏”、“外拨连指”等。没想到的是,这些技巧竟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我后来的指弹吉他演奏风格。87年我参加了珠海国际吉他艺术节,在听了John Stropes纯正的美国指弹吉他现场演奏后,我大受震动――民谣箱琴居然能弹出这么好的曲目!并且其技法和表现力的成熟丝毫不逊于古典吉他,这种音乐风格鲜明、情绪激昂、动感十足。之后,我就开始研习指弹吉他了。起初,我一边研习指弹吉他,同时又不放弃古典吉他的演奏,但也许是由于时间和精力的缘故吧,还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并且到了那个时候(90年代),国内的古典吉他演奏圈已经是新人辈出了,我发现自己在古典吉他演奏方面的确有些跟不上了,同时也发现,国内已经不乏像杨雪菲这样能为我们华人撑起脸面来的优秀演奏家了,于是我就下决心,专攻指弹吉他。

问:您是否能为指弹吉他风格下个定义?另外,请您谈谈当代指弹吉他主要有哪些风格,其各自的特点又是什么?

高君:当代指弹吉他各流派的的蓬勃发展,已经让我们很难就那些多样化的音乐风格进行一种统一的描述了,也就是说,近些年来形成和发展的指弹吉他新演奏流派及其音乐风格都有着其各自的特点。从传统风格的集大成者Leo Kottke, 到当前的新锐派代表Don Rose,以及欧洲原声吉他音乐的代表人物Pierre Bensusan 等等,他们都在其各自不同的音乐语言和技巧习惯的基础上探索着原声吉他更新、或者更具个性化的表现空间。像Leo Kottke,他能在传统乡村布鲁斯和拉格泰姆的基础上走出一条几乎完全个性化的新路,这就是他的音乐特点。我想,熟悉他音乐的人一定会同意我的这样一种评价,那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吉他天才所能够表现出的音乐中的极品”。 但他的音乐也有其自身风格上的一些局限性,比如说传统的Travis奏法比较容易使其作品在风格上大体雷同,就像他本人也谦逊的说:“Oh, John! Don't keep attention on my music too much like that, Or else, you'll find that there were so much similarly in my CDs,even at I see ”――不要听太多我的唱片,否则,连我自己都会觉得我的音乐在语言上有太多的相近“。Leo的音乐充满着灵性,虽然听起来仍然美国味儿十足,但你却很难在他的音乐中看到那些风格倾向明显的乡村布鲁斯或拉格泰姆乐句。他的音乐通常具有活泼、热情的曲风,以及快速、欢愉的节奏,而弹奏风格上则是基本继承了传统的乡村与拉格泰姆的交替低音奏法;在这一点上,法国吉他音乐天才Pierre Ben Susan有所不同,在他的音乐语言中,充满着拉丁音乐、地中海音乐、西北非洲音乐、甚至阿拉伯音乐等各种“口音”,因此,他的音乐或许更具有世界性。至于Don Rose的风格,则是照葫芦画瓢似的将现代流行乐队中的吉他、贝司、鼓等几个基本编制搬到了一把吉他上,从音效的角度上来讲可以说有所突破,但却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音乐性。

问:指弹吉他在音乐上涉及了哪些风格?

高君:传统的美国指弹吉他音乐所涉及的风格主要是乡村、布鲁斯、拉格泰姆和爵士,当然也包括一些苏格兰和爱尔兰民谣,以及一些西班牙及拉美的音乐风格等。而现代指弹吉他所涉及的风格就更多了,包括像Fusion、Reggae、Funk等流行与摇滚音乐风格。

问:请谈谈您喜欢哪些风格的音乐,以及对这些音乐的理解?

高君:就吉他音乐而言,相比起电声的音色和效果,我更钟爱原声箱琴,尽管在音色、尤其是在技术效果方面,原声吉他可能需要更强、更深厚的功力,但它的真正魅力也正在于此。实际上我喜欢的风格很多,比如布鲁斯、乡村、爵士等。布鲁斯富于歌唱性和它所固有的那种独特的表现力,在旋律上给人的想象空间非常大;乡村风格给人的感觉很明朗,有热情,技术上的表现空间也很大,因此弹起来会很“过瘾”;而爵士风格又在乐句句式与和声等方面有更大的表现空间,你可以在其中同时体味布鲁斯与古典音乐相结合的魅力。但也许由于自己一直以来主要是从事独奏,因此我更喜欢那些在一把吉他上就能够表现得很丰富的、个性化、并且音乐性也很好的风格。其实从总体上来说,指弹吉他就是这样一种风格,但这同样需要你在其他众多不同的风格中积淀营养。不过,近年来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十二弦吉他的音乐了。

问:在您的音乐与您的演奏风格形成过程中,哪些音乐风格和大师对您的影响较大?

高君:首先我必须承认,古典吉他和古典音乐对我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它使我对吉他音乐结构和对位的认识能够比较深入,并且无法再满足于单一的线性旋律演奏或者是织体过于简单的吉他音乐。另外,弗拉门戈音乐对我的影响也比较大。至于说起大师,在古典方面,Leo Brouwer和Issac Albeniz以及演奏家Manuel Barrueco和Goran Sollscher对我的影响比较大。弗拉门戈方面,Paco Pena对我的影响最深,而在指弹方面,虽然Duck Baker是我的老师,但我觉得Leo Kottke对我的影响可能会更大一些。另外,John Renbourn和Pierre Ben Susan对我也有一定的影响.

问:请您谈谈,指弹吉他和古典吉他在音乐结构和表现手法上有何差异?

高君:单从演奏法的角度上讲,古典吉他与指弹吉他几乎没有任何差别,比如说在左右手的使用规则和发音方法上等等,这两种风格的主要差别在于音乐风格和音乐效果。相对而言,古典吉他追求更多理性化的对位效果和精确的发音等等,而指弹吉他在主体风格上更重视节奏性、以及编曲与音响感受等方面的效果性。从结构上说,古典音乐在声部之间的互动性方面较为规范和考究,这一点无论是从J.S.Bach的那些改编曲、还是从古典时期F.Sor或M.Juliani等人的作品中都能够充分地表现出来;而指弹吉他没有那么长的历史,因此在音乐语言和表现方法上可能更亲近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群,虽然同属于对位音乐体系,但指弹吉他的对位则更注重于节奏性和一种整体的音乐效果,声部之间理性的互动较少。当然,近代也有一些古典吉他作品在这些方面与指弹吉他风格比较类似,尤其是当代美洲一些作曲家的作品。

问:您认为是否有一定的古典吉他演奏基础,再学指弹吉他提高会更快?

高君:是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如果你有一定的古典吉他功底,那么指弹吉他的上手还是比较容易的。我们都知道,通过对古典吉他演奏的学习,除了可获得一定的左、右手技巧和古典音乐素养之外,对于吉他演奏和吉他音乐的结构与表现等方面的认识会变得更为深入,要求自然也会相应地提高。在我看来,这些才是最重要的收获,因为这其中大部分的东西,对于学习指弹吉他也同样是必需的。这样,当你拿起金属弦的吉他时,你就会不满足于只弹奏那些线性的旋律和块状的和弦了。当然,与古典、弗拉门戈吉他一样,指弹吉他是一门独特的艺术,也是箱琴艺术的最高境界,因此,单凭这些还是不够的。

问:请介绍一下您的新专辑《最后一部蒸汽机车》以及参与录音的乐手。

高君:《最后一部蒸汽机车》是我的独奏专辑,虽然其中有一些曲目听起来很像是多把吉他的感觉,但这正是指弹吉他特有的演奏风格和音乐效果,我录制这张专辑的主要目的就是向大家介绍“指弹吉他音乐”这种艺术风格。因此,专辑中除了几首我自己的作品外,还特意录制了一些我认为可以代表当代指弹吉他风格的经典作品,如《最后一部蒸汽机车》、《钓者》、《蓝点》、《偷》以及《杰克・菲格》、《破单车》、《第三号机器》等。

问:您每天大概练琴多长时间?一般都练哪些内容?

高君:有时间就多练,没时间就要另当别论了,一般但凡练琴,最少都是两个小时。平时的练习内容,首先是以由慢渐快的音阶练习为起点,然后是一些即兴的对位练习,等到心和手都热起来之后,再弹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发现哪方面不足再单独解决,如果近期有演出,当然就要准备一下演出的曲目,其实无外乎就是这些东西。

问:您认为学习指弹吉他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请您对自学者提供一些练琴的建议或方法,以及练琴的体会和经验。

高君:首先是多听,开始主要是针对那些优秀的指弹吉他音乐和那些不同风格的美国音乐,然后是泛听,这其中包括古典、弗拉门戈吉他音乐、苏格兰和爱尔兰民谣音乐、以及拉美音乐、地中海音乐、非洲音乐等。如果你真的喜欢指弹吉他风格(这一点至关重要),那么,对于一个普通的吉他手或爱好者来说,我认为首先应该练习和提高右手各指的速度、耐力和独立性,交错对位的弹法是指弹吉他的重要基础。指弹吉他的演奏对右手的要求很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一门“右手的艺术”。当然,如果没有老师,同时自己也感到实在“摸不到门”, 那么,我建议大家不妨先学习一段时间的古典吉他,然后,再循序渐进地进行指弹吉他的摸索和学习,掌握一些自己喜欢、并且力所能及的曲目。

问:您认为学习乐器或搞创作乐理是否很重要?

高君:我认为,在乐理是否重要这个问题上,很难涵盖性的进行回答,单就学习一门乐器的演奏而言,乐理知识固然有一定的重要性,但实际上可能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因为演奏主要是以“技术+感觉”为核心的,这种技术的一般意义是指手指的机能;而对于音乐创作来说,我想也应该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音乐风格和不同的创作方式等具体情况具体来看待。比如说,如果你从事古典对位音乐的编曲、创作或织体音乐的配器等,这时候乐理知识就会显得格外重要。如果我们把这种创作也同样看成是以“技术+感觉”为核心的,那么这里的“技术”则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理论知识为根基的。因为,如果没有一定的理论支持,你很难驾驭起这些结构与音响都比较复杂的音乐;而如果你只是凭感觉去创作一些旋律曲调,尤其是以这样的形式来创作流行歌曲,那么这个时候,理论知识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但你的曲调往往还必须经过那些真正的音乐家(幕后工作者)来进行编曲和配器方能得以更好的表现。因此,如果你只是从事一般性的演奏或流行曲调的创作,那么理论知识对你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但如若你想全盘的掌握音乐整体,没有一定的理论知识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总的来说,无论你是从事演奏还是创作,有了深厚的音乐理论功底,做起事来会更有信心,出手也会更专业,但有时也容易因此而显得多了一些“匠气”而少了一些“灵气”,因此我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难是绝对的。

问:请介绍一下您的乐器和周边设备。

高君:早些年我使用Gibson的 Jumbo 200/Deluxe原声箱琴和一把我自己制作的Jumbo箱琴(带拾音器),至今我还偶尔使用它。现在,我还使用David Webber为我定制的一把 Roundboy/Deluxe(带拾音器) 和一把Larrivee公司为我做的 C09KK/cutaway(缺角电箱琴),还有Washburn公司的一把D-16/12十二弦吉他,年初美国Taylor公司又为我选了一把LK12/ Signature十二弦吉他。

问:在采访的最后,请谈谈您近期及今后的打算。

高君:最近我在尝试着组织一个班底,一个以各种吉他音乐为核心的原声乐队,其中包括两把原声吉他、一个原声贝司、一到两个手鼓或轻打,我要求我们的合作乐手最好具有演奏多种乐器和多种风格的能力,比如说能兼起口琴、曼多林等这样一些能够对乐队音乐风格进行补充的乐器,同时又能够演唱(或者和声),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多进行一些互动性很强的、有立体感的现场演出。另外,我还打算在指弹、民谣、甚至古典、弗拉门戈等众多吉他音乐曲目的基础上进行一种全新的编曲和演绎,但真正要实现起来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因为各方面适合的乐手很难凑齐,而且平日里大家各忙各的,时间上也是个问题。

我想,我的下一张专辑就会尝试这种风格。在录音方面,我打算从现在开始,每年(最多两年)录制一张CD唱片,把我对各种吉他音乐的一些新的理解和演绎呈现给大家,就这样坚持下去。

 

:::: Rock In Blue 蓝色空间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